12月19日,早高峰的北京东四环堵得水泄不通,长长的车流一眼望不到头。和拥堵的东四环一样,位于东四环西侧的嘉泰国际大厦B座14层1405室的TOGO途歌总部办公室门前也排起了长队,这些人依次走向一张办公桌进行签字,然后散开,他们不是来上班的,而是前来索要押金的。


“签完字的朋友可以到我这里来扫二维码加微信群,以便我们群策群力,尽早想办法要回我们的押金。”小张(化名)一边举着手机一遍招呼着“讨债人”。


据小张介绍,他之前开过几次途歌的车,发现不少车都存在小毛病,体验并不好,就想着把1500块钱的押金退了,以后再也不开了。“10月份的时候,我就开始申请线上退款,但审核到期后一直没有入账(审核期为7个工作日),直到今天,押金还是没有下文,这才想到跑总部来准备走线下退款这条路。”小张(化名)在与记者攀谈时表示。
每天退款名额只有15个


在途歌总部,越来越多的用户闻讯而来,咨询退押金的相关事宜。


“大家可以在这里排队填表格登记一下,都是按照登记时间来排序,我们只能保证每天给15个用户退押金,你们也可以从APP上申请退款。”一位途歌工作人员边维持秩序边喊着。


记者注意到,在途歌员工出示的登记表第一栏,写着姓名、联系方式、情况说明、预计退款时间等,目前已有厚厚的几十页登记名单。记者了解到,今天上午10点登记的用户预计2月18日之前能完成退款。


为了应对越来越多前来退押金的用户,12月18日,途歌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紧急发布了一则《关于TOGO途歌退押金提醒》称,对于近期涉及TOGO途歌押金退还的用户,可以选择两种方式进行退款,一是可以登陆TOGO APP申请押金提现,途歌会遵循退押金流程进行信息审核和处理,核实完毕后可依照顺序进行退款;二是,如有到公司线下登记的用户此前已经发起退款申请,则按此前的队列信息为准。


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,去年5月23日,曾有媒体报道,在途歌运营的北上广深四个城市中,注册用户已接近200万人。


假设以接近200万的注册用户计算,每天只能保证退款15人,那么全部完成退款则需要约365年。


在现场,记者发现,除了与小张有类似遭遇的途歌用户前来索要1500元押金外,还有不少途歌此前的运维人员,也站在了讨债的队伍中。


“普通用户也就损失1500块钱,我们给途歌做运维的,少则1万元,多则3-4万元,有的人甚至更多。”小孙(化名)向记者表示。


据了解,途歌对车辆日常的运营维护基本都外包给了第三方公司,小孙的日常主要工作就是收车,即把散落在城市各处的车辆统一停放到途歌的指定停车点。


“我们的工资由第三方公司发放,每停放一辆车,途歌给我们提15块钱,但停车费、油费以及日常的小保养都由我们个人垫付,途歌答应给我们报销。”小孙说,他干运维已经有1年多了,起初途歌还能够兑现承诺,但从今年9月起,报销额度越来越少,目前途歌已经欠他4万余元了。


在与小孙的交谈中,记者得知,途歌在全国现有的注册用户数量已达300万人。


如若按照300万人计算,每位用户押金为1500元,那么,途歌仅靠收取押金所撑起的资金池规模便高达45亿元,即便按照此前宣称的200万注册用户数量,其资金池也在30亿元规模上下,远高于ofo的19亿元。


对此,记者在现场向途歌工作人员求证实际用户注册数量,得到的答复则是“不知道”。


公开资料显示,成立至今,途歌已经完成6轮融资,累计融资额超过6000万美元。最近一轮B+轮融资完成于今年10月,由海外基金SIG、真格基金和凯信资本投资,金额达千万美元。即便如此,这些资金对高额的偿还押金来说也是杯水车薪。


随着共享汽车用户数量逐年上升,交付押金所形成的资金池将迅速扩大,这笔“募集”来的资金具有无息性质,正因如此,押金去向一直颇受争议,如果资金池内的资金一旦出现问题,将给用户带来不小的经济损失。


早在去年8月8日,交通运输部、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的《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明确指出,分时租赁经营者应采用安全、合规的支付结算服务,确保用户押金和资金安全,确保用户个人信息安全,鼓励分时租赁经营者采用信用模式代替押金管理。


对此,有专家表示:“制定‘鼓励信用模式代替押金管理’的出发点与此前发布的《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》的思路一致,就是减少用户的资金风险,同时,‘鼓励信用模式代替押金管理’有可能是政府希望汽车分时租赁企业与金融服务企业展开合作,将用户在这类金融企业中积累的信用积分来获得减免押金的权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