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恒达平台

  根据恒达平台报道2019年,对郎酒来说同样是十分关键的一年,按照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提出的2019工作规划,新的一年,郎酒要扩产能、提品质,尤其是要顺利推进IPO工作,为实现2020年成功主板上市做准备。不过随着国台进入上市辅导期,郎酒的步调显然有些落后了。


恒达平台


  从过往来看,郎酒的上市之路更是充满坎坷。据悉,郎酒早在2007年就曝出拟上市的消息,并股改成立郎酒股份有限公司。上市计划首次搁浅之后,郎酒又与两年后的2009年再启上市规划,但此举再度搁浅。


  时隔近10年,郎酒第三次提出上市计划,而本次上市规划提出的背后,郎酒似乎更多了一些底气。销售业绩重回百亿、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的政策扶持,这些内部及外部因素的叠加,共同构成了郎酒冲刺资本市场的动力。


  不过,如今的郎酒上市路上也并非没有障碍。一直以来,关于年份酒被曝勾兑、向经销商压货、酒品涨价等消息一直困扰着郎酒。例如2019年初,《财经国家周刊》报道称郎酒有向经销商压货行为,认为压货是为了IPO扮靓业绩。


  恒达平台报道同时在产品结构上,郎酒主推的高端单品青花郎,曾为之打出“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”的宣传语,引来业内人士的不满。认为郎酒借势营销的背后,其真实意图是利用青花郎切割部分飞天茅台的消费者,占位逐渐壮大的酱香白酒消费群。


  恒达平台报道另外,在距离郎酒2020年上市目标时间越来越近的档口,郎酒突然抛出的投资100亿元建酒庄的计划更是让业内不解。大手笔的投入,对郎酒来说是否意味着巨量资金的占用,亦或是为助推业绩增长增加业务线?更有声音讨论,郎酒是否会借此进入文旅产业扩大产业布局?种种疑虑让郎酒应接不暇。